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织田信乃的噩梦】【作者:何米奇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织田信乃的噩梦】【作者:何米奇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14098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「信澄殿下,你找我何事?」  「呀……胜家啊,这个啊……」信澄吞吞吐吐的说着。  「信澄殿下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告退了。」性子急的胜家可没有耐心留在这里等信澄把话想好。  「胜家,先别走。」信澄喊住胜家。  「信澄殿下,我……」  「胜家,帮助我打败姐姐,重掌织田家吧。」  胜家猛的站起来,「信澄殿下,你又想叛乱吗?不行,绝对不行!信奈殿下这次是不会放过你的,而且你想要背叛当初许下的承诺吗?」胜家极其的激动,为什么信澄会又想背叛。  信澄从怀中掏出一个西洋表,「胜家你看。」  「现在是十万火急,不要在……」  胜家的眼睛楞楞的看着前方,原本激动不已的表情如同冻结了一样。  「胜家,既然你不想要帮助我,那么我就自己拿回我的织田家来。」  信澄将表揣回兜里,淫邪的看着玩偶一样的胜家,「胜家,解开你的上衣。」  胜家无言的默默解开了自己的上衣,一双硕大的奶子挣脱开衣物的束缚,蹦着了出来。  信澄让胜家用她的那对大奶子来给自己打奶炮,胜家硕大的奶子从四面八方挤向信澄勃起的肉棒,信澄的肉棒被胜家的奶子掩盖住,没有一点露在外面。  「呜哦……虽然知道用胜家的奶子来打奶炮的话,一定会很爽,不过没想到这么爽。」  「胸部,好奇怪啊……」胜家低声的喃喃着。  胜家双手抓着自己的大奶子,用力的向着中心挤压,被包裹在中央的肉棒,在软绵绵的乳肉的伺候中,射出了精液。  「胜家……嗯……」信澄向前挺了下身子,让龟头微微的从奶子的包裹中露出一点来,乳白的精液射到了胜家的脸上。  胜家迷茫的用手指刮下自己脸上的精液,楞楞的看着。  「胜家,把我赐给你的宝贝精液吃掉。」  「吃掉?」胜家看看手指上的精液,看看信澄。  「快点吃掉。」信澄催促。  「是。」  胜家含住一根手指,舌头舔掉手指上的精液,精液浓郁的味道顿时就直冲胜家的大脑。  很腥,很黏。  可是胜家却感觉这精液有着一种很特殊的味道,让她忍不住的想要继续吃。  胜家将脸上的剩余精液都刮到嘴里吃掉,粘在奶子上的一点点精液,胜家也没有放过。  吃完了信澄的精液后,胜家还不满足,渴望的望着射出美味精液的肉棒。  信澄站起来,勃起的肉棒悬在距离胜家鼻子两厘米的地方,胜家的每一次呼吸都能闻到信澄肉棒所发出的腥味。  「信澄殿下……请答应我的一个请求,请让我服侍信澄殿下的阳物。」胜家咽下一口口水。  肉棒顶着胜家的脸,上下的磨蹭着,胜家的脸颊很软,龟头在上面磨蹭,只有阵阵的舒爽。  「胜家,用你的嘴巴来伺候我的肉棒吧。」肉棒停在胜家的嘴唇上,等待着胜家张开嘴巴,将肉棒含在嘴里。  「这是属下的荣幸。」  胜家轻轻的握住信澄肉棒的根部,张开自己的嘴巴,一口就将信澄的半截肉棒吞进了嘴里,脑袋前后的摆动着。  胜家毕竟没有经验,只懂得前前后后的动,舌头却没有动作,只是楞楞的待在一旁。  「胜家的嘴巴,热热的湿湿的,很舒服啊,很深点,肉棒要插得更深一点。」  「唔唔……信澄的阳物好好吃,唔嗯……热热硬硬的,就很种子岛一样……呜哦……呜……信澄殿下的阳物……嘴巴都是了……我的嘴巴里都是信澄殿下的阳物……」  「信澄殿下给我吧……把从你阳物里射出来的美味汁液……给我吧……唔唔……阳物又变大了……噢噢……」  信澄抓着胜家的后脑勺,用力的挺着自己的腰,屁股一下一下的撞在胜家的上下颚,胜家的鼻子被埋进了信澄黝黑的阴毛中,被迫的嗅了信澄阴毛的味道。  「呀咦……信澄殿下的阴毛,味道也好好……阳物的味道……呜呜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哇哇唔……」  「喉咙,信澄殿下的阳物……插到……喉咙……好难受……好舒服……嘴巴坏了……嘴巴被信澄殿下的阳物……插坏了……唔唔额……嘴巴……嘴巴里都是信澄殿下阳物的味道……好棒……」  「唔~~哦。」精液在信澄的叫声中,被注射到胜家的嘴巴里。  大部分的精液都被射到了胜家的嘴巴里,还有一部分在信澄拔出肉棒的时候,被顺带了出来,一些滴落在胜家的奶子上,一些滴在了地上。  胜家欢喜的将嘴里的精液一口吞下,然后刮起奶子上的精液吃掉,最后趴在地上舔食地上的精液。  信澄抓着胜家的脚脖子,拉起了胜家的左腿,胜家已经湿漉漉的小穴,在信澄面前展露无疑。  信澄压下身体,硬邦邦的肉棒对着胜家的小穴。  「信澄……殿下……请赐给我……更多的美味的水……」胜家眼神迷离的看着信澄,现在的胜家,在催眠和情欲的双重作用下,已经完全的陷进了肉欲之中了。  「胜家,别着急,我马上就给你更多的,用你的小穴来。」  「小穴……」  「对,小穴。」  「那么……信澄殿下,请你快点……我……」  信澄向前一顶,肉棒顺畅的插进胜家的小穴里,肉棒直接的插到了胜家的花心。  「啊啊啊啊……信澄殿下……我的下身……好疼……啊……感觉就快要裂开了……」被破处的疼痛,如电流一般的在胜家的身体里转悠。  「呜哦……胜家的小穴好有力啊……结实的肉缠着我的肉棒……噢噢……小穴里凹凸不平的触感……」  「呜呜……啊……信澄殿下……我……下体变得好奇怪……一下一下的……好舒服……麻麻的……嗯……」  「哦啊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插到小穴里……好舒服……硬邦邦的肉棒……使劲的欺负我的小穴……啊啊……」  胜家因为常年习武,她的小穴变得十分的紧,小穴里的肉也很有力,缠着信澄的就不放了。  信澄拉起胜家的另一条腿,拉弓那样的拉开胜家的双腿,用力的抽插着,肉棒每一次的抽出都会从胜家湿漉漉的小穴中,抽出不少的淫水。  「呜哦哦……胜家的小穴,插得太舒服了,紧紧的,怎么肏都不会变松……嗷啊……胜家的小穴变的更加紧了……」  「信澄殿下……肉棒在小穴里插……啊啊……太舒服了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好像长枪……」  「唔……什么意思啊……」  「啊啊……插得我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」  「啊……」信澄突然一个哆嗦,然后就在胜家的小穴里射出了大量粘稠的精液来。  「啊啊啊……信澄殿下的精液……啊啊。好烫……都射到……小穴里面来了……信澄殿下的精液……」  信澄把肉棒抽出,将胜家大大分开的双腿并靠在一起,然后肉棒又一次猛的插到小穴里。  「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啊啊……又插进来了……啊啊……我的脑子要坏掉了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脑子里都是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啊啊……」  「请给我更多……信澄殿下……请给我更多……啊啊……肉棒……硬硬的肉棒在……撞我的花心啊……呜呜……信澄殿下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  信澄拉起胜家的身体,让胜家的腰略微的抬离地面,然后跨立在胜家的屁股上面,用下蹲的方式肏着胜家。  「胜家是我的家臣……是我的人……所以胜家的小穴就是我的东西……」  「是的……信澄殿下……我的小穴是属于你的东西……啊啊……我的小穴就是为了给你使用……才存在的……啊啊……让我……用小穴来侍奉你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下」  「啊啊……胜家,我要在属于我的小穴里中出了,你给我好好的接住了……」  「呜呜……啊……信澄殿下的精液……我一定用小穴好好接住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变大了……啊啊……精液……信澄殿下的精液要射进呃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下的精液……」  连着在胜家的小穴里射了两发后,虽然微微的感到了一点疲劳,可是信澄的火还没有完全的退下去。  信澄仰面朝天的趴在地上,勃起的肉棒直指着屋顶,信澄让胜家骑上来自己动。  胜家跨蹲在信澄身上,还流着新鲜精液的小穴悬在信澄肉棒的正上方。  「请让我来侍奉信澄殿下。」胜家向信澄提出请求。  信澄伸着手,抓着胜家的奶子,在肆意的揉玩着,突然,信澄用力的往下一扯,胜家顿时坐了下来,肉棒被小穴吞进体内。  「咕……唔唔……啊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啊啊啊……一下子就插到了花心这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  信澄用力的捏了捏胜家的奶子,说「胜家,不要只坐着,动起来。」  「是……」胜家的手按在信澄的胸膛上,上上下下的开始扭动,小穴套弄着信澄的肉棒。  「呜哦……太舒服了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啊啊啊……更多……我的小穴要更多的舒服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下……请赐给我更多的舒服……啊啊……变大了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变得更加的大了……啊啊……」  「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插进我的小穴里……堵的满满的……小穴里都是肉棒……啊啊……都是舒服的肉棒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  「快点胜家。」信澄让胜家加快速度。  「是……要快点……让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和小穴变得更加的身份……啊啊。」  「信澄殿下……舒服吗……啊啊……要不要再快多一点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下……啊啊……呜哦……胸部……胸部被信澄殿下……玩弄的好舒服……啊啊啊……」  信澄抱住胜家的屁股,自己的屁股也向上抬起,然后在胜家的小穴里射出了最后一发的精液。  「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被小穴……呜呼……侍奉的舒服……小穴……也被信澄殿下的……肏的很舒服……」  被连着中出三发的胜家,已没有了力气,直到夜色降临,胜家才离开了信澄的居所。  「奇怪,我怎么和信澄殿下讲了那么久的话,肚子也好奇怪,腿也有点无力的,难道是饿了?」  离开信澄居所的胜家,想不起来自己在那里都发生了什么,只记得自己和信澄和信澄讲了好久的话。  「长秀殿,长秀殿」光秀一间一间的拉开门,寻找着长秀。  原本光秀在收到长秀派人送来的一封信,上面写着让光秀速来,显得十分的着急,光秀也没有多想,直接的就自己一个人赶了过来,可是却发现长秀的居所没有一个人,于是便在居所中寻找长秀。  光秀突然听到了一扇门后面传出来长秀的声音,光秀也没有多想,直接的就拉开了,里面的景象让久经考验的光秀,本能的握住了刀。  居所的主人长秀,恭恭敬敬的跪在信澄的胯间,披着秀丽长发的脑袋在信澄的胯间动,滋滋的水声不停地传出。  「长秀,你的口交技术进步的很快啊,噢噢……对,舌头要温柔的缠住我的龟头,慢慢的吸,噢噢……就是这样……」信澄抚摸着长秀的秀发,满足享受着长秀嘴巴的侍奉。  「信澄……殿下……的肉棒臭臭的……吃起来味道……好极了……一百分的肉棒……嗯……呜呃……肉棒插到喉咙……呜啊……信澄殿下要射精了吗……」  信澄抓着长秀的脑袋,屁股向前使劲的一挺,给长秀来了一个口爆。  突如其来的精液呛得长秀连连咳嗽几声,但还是将信澄射出的精液全部吃掉,长秀清秀的小脸满是性欲的红晕。  「你对长秀殿做了什么!?」光秀从腰间拔出刀,厉声呵斥信澄。  信澄抬头瞄一眼光秀,「姐姐现在收服家臣都是收一些不懂教养的东西吗?」  「长秀殿,你快让开,我要处决这个贼人!」  长秀搂住信澄的脖子,整个人依靠在信澄的身上,「这个不行哦,光秀,信澄殿下可是织田家的家主,你身为家臣怎么能以下犯上啊。」  「长秀殿,你在说什么,织田家的家主……家主……织田家的家主是信澄殿下啊,啊,对啊,信澄殿下是家主啊。」光秀焕然大悟,赶忙将刀收回鞘里。  「属下居然向主公拔刀,请主公赐罪。」光秀跪下,向信澄请罪。  「今天我心情好,就不追究你了。」  「谢主公,那么长秀殿,请找我来是什么事情?」  「那件事啊,等我侍奉完信澄殿下在告诉你吧。」  长秀扯开自己胸前的和服,一双剔透玲珑的奶子,在空气中微微挺立着。  信澄的手被长秀拉到自己的胸前,按在自己的奶子上。  「信澄殿下,请尽情的使用我的奶子。」  「长秀的奶子一只手就可以抓住了啊,唔……」信澄用力的捏了捏,「虽然没有胜家的大,可是手感和弹性却一点不输给胜家啊。」  「十分感谢信澄殿下的赞扬……呜呀……信澄殿下的手……奶子被信澄殿下玩的好舒服啊……信澄殿下,我的奶子可以被打几分啊。」  「我想想啊——九十分。」信澄想了一会,说出自己心中的分数。  长秀露出美丽的笑容,「我的奶子能在信澄殿下的心中有着这么高的分数,真是我的荣幸啊!」长秀的语调在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随即一转,娇媚。  信澄低下头,吮着长秀的一个奶子,舌头围着立起来的乳头打转,牙齿不时的磨几下被舌头弄得湿漉漉的乳头。  「信澄殿下……请轻一点……额……哦……」  「唔……唔……长秀,被我吃你的奶子,是不是感到很爽啊。」  「是的……我的奶子被信澄……殿下的嘴巴弄的……奇怪……而且这奇怪的感觉……呜~呜……从奶子流向了全身……」  信澄放开长秀被啃的湿哒哒的奶子,解开长秀的腰带,将遮住长秀一双美腿的下摆掀开,手指伸到长秀的双腿间,扣着柔软的小穴。  「长秀的小穴已经湿了,长秀的小穴一定想要我的肉棒插到里面,尽情的欺负长秀舒服的小穴吧。」  「小穴想要……信澄殿下……我的小穴已经变得很想要肉棒了……我的小穴想要被信澄殿下的大肉棒插……想要被中出……想要被肉棒狠狠的欺负……」  长秀自己掰开了自己的小穴,「插到小穴里来……信澄殿下……将你的肉棒……插到我的小穴里来吧……信澄殿下……」  信澄的手指从长秀的小穴里抽出来,拉出一条断掉了的水线来,插到小穴里的食指,上面满是黏黏的淫水。  信澄托着长秀的屁股,将长秀举起来一点,让长秀的小穴对准了自己的肉棒,然后猛的将长秀扯下来,信澄的肉棒立即就全部插到了长秀的小穴里面。  「啊啊……呜呃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插到小穴里的感觉……好棒啊……花心被肉棒撞击……肉棒把小穴填的满满的……哦呜……肉棒……肉棒在小穴里上上下下的动……啊啊……」  长秀的腿夹着信澄的腰,脚尖轻触地面,在信澄托起自己屁股的时候,可以发挥一点小作用。  「肉棒插到……小穴里面……好舒服……我的小穴里面都是肉棒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下……请更激烈一些……啊……啊。呜呃……哦……太舒服了……肉棒插得小穴……太舒服了……脑袋都要坏掉了……啊啊……」  「长秀的小穴夹得我的肉棒好爽啊,暖暖的小穴里都是让肉棒爽的褶皱……唔啊……」  信澄细小的胳膊托着一具几十斤的酮体,做着功,时间短还好,这时间一长,信澄的两条细胳膊就跟灌了铅那样,重的不行。  信澄双手往后撑着,让长秀自己动,看着美少女用自己的小穴侍奉着自己的肉棒,信澄殿下肉棒又大了一些。  「肉棒……唔……肉棒插得更多……更深……啊啊……小穴要坏了……我的小穴……就要被肉棒给……插坏了……啊啊……」长秀搂着信澄,不停地上下的动着自己的身体,用小穴来侍奉着信澄。  「太舒服……啊啊……小穴实在是太舒服了啊……脑袋变得好奇怪……脑袋变得奇怪了啊……啊啊……」  长秀突然僵直,信澄的身体也向前倾,原本在长秀的挺动下,信澄忍不住的在长秀的小穴里中出。  信澄在长秀的小穴里中出后,并没有就此满足,虽然肉棒已经射出了一发的精液,可是却依然坚挺着。  信澄将长秀的双腿并拢拉起,让长秀自己抓着膝盖,湿漉漉的还流着精液的小穴,又一次的暴露在信澄面前。  信澄挪动一下腰,让肉棒对好位置,以便肉棒可以十分顺利的插到小穴里。  信澄身体向下一沉,肉棒插到小穴里,刚刚被肏完的小穴,自然是润滑至极,肉棒轻而易举的就插到了小穴的深处,龟头直接的撞击在花心上。  「唔啊啊……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又插到小穴……里面了……啊啊……刚刚好一点的脑袋……又要变得奇怪了啊……啊啊啊」  和刚刚的被动不一样,将长秀压在身下的信澄,表现的是那么的勇猛,肉棒大开大合的抽插长秀的小穴,长秀的小穴被信澄肏的淫水四溅。  「哦……长秀的小穴,就算被中出了一次,肏起来,还是那么舒服,哦……」  「信澄殿下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小穴被肉棒……玩坏掉了……啊啊……肉棒……脑袋里面想的……啊……都是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小穴……呜哦……小穴变成……肉棒的东西了……」  「信澄殿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请征服我的……小穴……啊……请收下我的小穴……我的小穴想要……啊。成为……呜呜……信澄殿下的东西……啊啊……泄了……有要被信澄殿下的肉棒……插到泄了……啊啊……」  「呜呃……哦……」  随着长秀到达高潮,信澄也又一次的在长秀的小穴里射出了精液,长秀的小穴再次的被内射中出了。  「信澄殿下,这是一百分的做爱哦……」长秀喃喃道。  信澄想起来还有一个人,信澄看向光秀,只见此时的光秀已经衣裳半解,小手伸到双腿间,似懂非懂的摩擦着小穴。  信澄站到光秀的面前,微微无力变软的肉棒锤在光秀面前。  正在忘魂自慰中的光秀,突然嗅到到一股奇怪的腥味,睁眼一看,信澄和他的肉棒顿时就进入到了光秀的瞳孔。  光秀楞楞的看了几秒,「信澄殿下,让高贵美丽的我,明智十兵卫光秀来让你释放出残留在身体里的欲望吧。」  「那么就拜托光秀酱了。」  肉棒顶在光秀光滑的皮肤上,柔柔的蹭了下,光秀的杏目紧紧的盯着肉棒,细细的脖子在微微的动着,咽下多余出来的唾沫。  光秀伸手握住肉棒,嘴巴一张,就将肉棒一口吞到了嘴巴里,小小的舌头立马就缠上肉棒,舌尖用力的刮龟头冠。  「呜……信澄殿的味道……臭臭的肉棒在……我的嘴巴里……唔……」  光秀前后的动起了脑袋,信澄的肉棒在光秀的嘴巴里,畅通无阻的抽插。  逞强的光秀每一次都会将肉棒吃到自己的极限,龟头卡在她喉咙的位置,至于肉棒每次插入,光秀都会暂时的感到一股的恶心。  虽然肉棒在这样的抽插着嘴巴,可是光秀却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快感,这股快感促使光秀将肉棒的更多部分吃到嘴巴里。  「信澄殿……的肉棒在嘴巴里……变得更大……更硬了……我的嘴巴让信澄殿……舒服了?」  「舒服……呜喔……光秀酱的嘴巴太舒服了,紧紧含着肉棒的嘴巴,在肉棒上打转的舌头,唔……舒服哦……」  「那么……请舒服的在我的……唔唔……嘴巴里释放出欲望吧……唔」  光秀因为嘴巴附近的肌肉变得酸酸,吸吮的力道便低了下来,可是欲望渐高的信澄对快感的消失,感觉到不满。  信澄抓着光秀的脑袋,前后的用力摆动,光秀的嘴巴被信澄粗鲁的当做是小穴那样的抽插,光秀宽宽的额头上,隐隐的浮现出青筋。  「唔~~哦!」  随着信澄一阵从尾椎而上的酥麻,精门顿时打开,精液从尿道中喜悦的跑出,在光秀的嘴巴里舞蹈。  信澄抽出肉棒,光秀捂住自己的嘴巴,不让嘴巴里的精液流出,迫使自己一点一点的将全部的精液统统吃掉。  看着光秀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吃掉,信澄的性趣就来了不少,刚刚射完精的肉棒,又有了战斗的力量。  信澄抓着光秀的腿弯,打开光秀的双腿,坚挺的肉棒瞄准着湿漉漉的小穴,随时奋力一插,尽情的享用光秀的小穴。  信澄腰身一挺,肉棒立即就插到了光秀的小穴里,光秀原本很放松的肌肉一时间变得如同水泥那样的坚硬,十指用力的扣住信澄的肩膀。  「呜~~下体,下体好疼,只有疼……」两滴疼痛的眼泪夺眶而出。  信澄向前挪一挪腰身,让肉棒可以插入的更加的深,光秀的小穴非常的短,信澄的肉棒插入三分之二,就已经插到了花心的位置。  「子宫……唔……子宫外面就要被肉棒挤开了……呜……」  信澄继续用力的向内用力,肉棒一点一点的插得更加的深,光秀的花心被信澄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挤开,光秀圣洁的没有被任何东西玷污过的子宫,很快的,就要被信澄用肉棒给污染了。  「哦~~插到光秀酱的子宫里面了……」信澄愉悦的说。  「唔……啊……子宫被肉棒给……插了进来……又痛又好奇怪……」或许是疼等我有一些麻木了,开宫的痛楚光秀居然感受不了多少。  信澄缓缓的动了起来,肉棒慢慢的从小穴抽出,然后略微的用上一点力气,将肉棒插回到小穴里,龟头被推进到子宫里,享受着被子宫裹着的快感。  「唔~龟头被子宫死死的夹着,肉棒抽出来就跟拔河似的。」  「啊啊……信澄殿……我的子宫要被信澄殿的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肉棒给玩坏了……唔啊啊……」  光秀搂住信澄,腿夹住信澄的腰,将自己固定在信澄的身下,让信澄的抽插不会偏离原有的轨迹,能够准确的在狭小的小穴里抽插。  「信澄殿……哦……唔……好厉害……我的小穴要被……啊……肉棒给打倒了……呜……」  信澄托着光秀的屁股,一用力,将光秀抱了起来,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,光秀的四肢更加用力的搂住信澄。  「好深……肉棒插到小穴……更深的地方去了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小穴太舒服了……啊……」  「小穴都要融化了……啊……小穴要和……啊啊……信澄殿的肉棒……融合到一起了……啊啊。」  信澄的动作突然的加速,肉棒也变得更加的肿大,呼吸开始变得沉重。  「啊啊……唔……啊!」  随着信澄的低吼,大量的精液被中出到了光秀的子宫里,狭窄的子宫立马就被精液给填满了,当肉棒抽出来的时候,子宫口及时的一关,将信澄的宝贵精液就都截留了下来。  信澄放下光秀,光秀柔软的握住了信澄的肉棒,用嘴巴侍奉着肉棒,眼睛已经满是信澄的影子了。  「下一个就是你了,姐姐大人!」  「公主殿下,抹茶可不是这样的呢。」  茶室里,长秀正在指点着信奈,教授信奈如何的制作出一杯好的抹茶,不过信奈显然是没有这样的耐心。  「这东西随便弄弄喝下去就可以了。」信奈不耐烦的将一杯满是发泡的抹茶,咕咕咕的,全部都喝了下去,喝完还用袖子抹嘴。  长秀微微摇头,自己拿起了茶具,倒入抹茶粉,加入开水,搅拌着碗里的抹茶粉。  信奈抓起一只卤鸡翅,吃了起来,「最近信澄干的怎么样?」  「嗯,信澄殿下最近的工作都完成的十分出色,不亏的织田家的血脉。」  「诶~我还以为那小子只是会和女生混在一起,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做点事啊。」  「那是当然,信澄殿下可是公主殿下的弟弟,当然继承了公主殿下的智慧了。」  信奈将鸡骨吐出,拿起第二支啃了起来。  「智慧吗?我是没感到自己有多少啊。」  「那是公主殿下谦虚了而已。」  「是吗?管它捏,反正信澄现在也干不出什乱子出来。」  吃了几个卤鸡翅,信奈就口渴了起来,直接抄起长秀刚刚弄好的抹茶,一口喝下,可是还没等信奈喝完,身子一软,倒在了地上。  长秀打开扇子,「既然信澄殿下有着高于公主的智慧,那么就请公主将家督的位置让出来吧。」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不知昏睡了多久,信奈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。  信奈猛的就发现了自己的处境,衣服被脱光,手臂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,上身被压下去,形成一个七字,一条铁棍绑在信奈的两个脚脖子那,不让信奈将腿拢起来。  信奈挣扎的扭动身体,可是被固定的身体却未能够回应信奈的挣扎,幅度被最大程度的压缩。  「有没人啊!?出来给我解释清楚!」信奈大喊的呐喊。  这个房间似乎并不是一个十分空旷的地方,信奈的声音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弹了几下,然后回到信奈的耳朵里。  旁边的门被拉开,信澄走进房间。  「姐姐,这么大声的喊,可不是我们织田家的公主该有的姿态啊。」  「信澄!你又在打什么注意!?」看到进来的人是信澄,信奈的心里不禁的松了一口气,信澄在信奈的印象里,依然是那个成事不住败事有余的弟弟。  「打什么注意?当然是想让姐姐将家督的位置还给我啊。」信澄将一张纸放到信奈的面前。  信奈看了一眼,「将织田家交给你?别开玩笑了。」信奈依然是如同猛虎那样的『俯视』自己等我弟弟。  信澄笑嘻嘻的将纸揣回兜里,「姐姐,你还有七天的时间可以考虑。」  「七年,我的意思一样不会变。」  信澄拿出一条布条,蒙住了信奈的眼睛,再把一个口球塞到了信奈的嘴巴里。  「呜呜呜……呜呜」信奈使劲的想要将口球吐出,可是并没有什么用。  信澄绕到信奈的身后,双手从信奈的肋部一路而下,搭在信奈两瓣屁股上。  微微用力,掰开信奈的屁股,露出粉红的小穴和淡褐色的菊穴。  「呜呜呜呜呜……」感觉自己私密无比的屁股居然被自己的胞弟掰开,信奈的挣扎顿时就上升了一个级别。  正在观赏信奈小穴景色的信澄,可不想被信奈扰了兴致,从怀里取出一瓶膏药,双指挖出一块来,涂抹在信奈的小穴上。  不过片刻,信奈的挣扎呼喊声,就以变的奄奄一息。  洁白的酮体上,不知何时起,溢出了汗水,起初还没有多少,可是随着时间推移,信奈的汗水是越出越多,仿佛在进行着一场极为激烈等我运动一般。  信澄涂抹在信澄小穴上的东西,乃是他从一个南蛮商人中得到的一种药力极强的春药,只需将其涂抹在女人的私密处,不过片刻,便可使处女变为荡妇,圣洁的圣女变为淫荡的娼妓。  信奈无法发出的呼喊,变成了宣泄肉欲的呻吟,为了摆脱约束的挣扎变成了为了一解性火的求欢。  信澄的手指拂过信奈的小穴,原先干燥的小穴已经变得湿漉漉,手指毫无压力的就陷进了小穴之中。  「姐姐,你的身体在向我求欢啊,我该怎么办啊?」  「呜……呜呜……呜……」  只有一方的对话,自然是无法成立,可是信澄打从一开始,就没有给信奈开口说话的打算。  卸下自己的衣服,那隐藏在衣服下面的,已经勃起高高的指着的肉棒,以跃跃欲试,想要品尝自己的胞姐的小穴。  双手按着屁股,肉棒对准了信奈小穴的位置,信澄先是让龟头微微的探进去,确保了信奈的小穴已经足够的湿润后,信澄用力的向前一顶,肉棒顿时就完全的插到小穴里,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。  信奈的身体,在肉棒插入的那一个瞬间,便以最快的速度,变得紧绷,小穴也随即收紧。  「呜呜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呜……」夹带着愉悦的悲鸣,低沉的从口球之后传出。  信澄肉棒的插入,让信奈早已饥渴难耐的小穴,在一瞬间,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,这种人类可以达到的最大自然快感,在春药的帮助下,将信奈的大脑填充的满满的。  「姐姐的小穴在收紧蠕动的夹住我的肉棒,而且我肉棒抽出来的时候,姐姐的小穴还会特意的夹住我的肉棒,不让我的肉棒抽出来,姐姐,是不是爱上我的肉棒了。」  「呜呜……呜……哇……」  信澄用力的抽插着信奈的小穴,信奈那被半挂在空中的酮体,宛如在海浪中的小船,只得凭借惦着的脚尖和小穴中的肉棒保持平衡。  信澄在信奈小穴中抽插的肉棒,将淫水拍打的四溅开来,啪啪的拍击声,绵连不断的发出。  或许是来自于身体最深处的本能,信奈的身体竟开始扭动,自发的配合着信澄肉棒的抽插。  「唔……唔……在姐姐的小穴里中出了……」随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脊椎蔓延至全身,信澄在信奈的小穴里,射出了大股大股的精液。  信奈在信澄射精前,已经是高潮了两次,随着信澄肉棒的微微疲倦,信奈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时间。  信澄将信奈除捆着手腕的布绳外的全部东西都给去掉,不过为了防止信奈跑掉,信澄将一个链接着屋顶的项圈,套在了信奈的脖子上。  信奈脖子上的项圈的铁链很长,可以让信奈在这个房间内自由的活动。  得益于项圈的长度,信澄将信奈放到了地上,大大的分开了信奈的双腿,让信奈的小腿,夹着自己的腰。  肉棒微微在洞口试探,接着就是用力的一扎,肉棒顿时就破开毫无防御力的洞口,直插到花心。  信乃的身体在下意识的控制下,将浑身的肌肉在一瞬间里收紧起来,小穴里的嫩肉,自然就夹得十分的有力。  肉棒插入信乃小穴的信澄,只感觉自己的肉棒插入了一个桃源仙境那般,紧致有力的处女小穴,化身为钳子那样的存在,牢牢的铐住自己的肉棒,从小穴的深处,产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吸力,想要把信澄的肉棒吸到最深处的子宫。  「唔……呜呜呜……唔……」信乃的呻吟断断续续,或大或小的,眼睛中的劲神,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,信澄肉棒在小穴里的机械运动所产生的快感,已经如同是那压境的大军那样,将信乃的最后一丝的理智,围困在最后的城寨。  「姐姐的小穴,简直就跟章鱼那样,里面的肉肉缠着我的肉棒,就不肯放手了,唔哦,姐姐的小穴变得更紧了,姐姐是不是很爽啊,被自己的弟弟肏,被弟弟用语言侮辱。」  「唔……哦……呜呜呜……」  「姐姐你是不是经常在房间里幻想有一天,自己被敌人抓到,被关到地牢里,没日没夜的侮辱,小穴永远的被肉棒肏着,就连菊穴……」信澄将一只手指微微的插到信乃的菊穴里,在菊穴里轻微的用力在肉壁上扣挖。  「也会被肉棒开苞,然后将数不清的精液中出到那里面去。」  「呜呜呜……呜呜!」  似乎是对信澄话语所刺激,信乃在很短的时间里,就又到达了一个高潮。  信澄也在信乃的小穴里,射出一发的精液。  连着高潮了好几次,信乃体内的药物也慢慢的失去了作用,信乃也从那个状态中恢复了过来,刚刚自己被弟弟玷污凌辱的一幅幅,像是电影那样的在信乃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。  信澄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地上的哪一块白嫩的媚肉,这具充满年轻少女魅力的酮体,是自己的姐姐,奴隶,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女人,从现在开始,就只是他胯下的一个奴隶而已了,信澄还不急于控制信乃的心灵,他要享受信乃在绝望与沦陷。  体力一点一点的回到身体之中,信乃悄悄的在身边摸索着什么,因为信澄现在还沉醉在美梦中,并没有注意到信乃的动作。  摸到一个坚硬又冰冷冷的棍子,那是原本用来固定着信乃双腿的,现在成为了信乃唯一可以使用的武器。  信乃猛的握住棍子,用尽自己的全力,向着信澄挥去,用尽了信乃力量的棍子,带着呼呼的破空声,击打在了信澄的腰上。  随着一声沉闷的金属与肌肉的撞击声,信澄一个踉跄,捂着被打中的那个部位,疼痛的弯下了腰。  「唔……啊!」  信乃手撑着地面,想要向门口爬去,虽然很慢,可是信乃还是坚定的向着门口爬去。  「呵唔,没想到姐姐你居然还有力气。」信澄的声音从信乃的背后传来。  还没等信乃做出反应,信澄的脚,重重的跺在信乃的腰上,随着信乃发出痛苦的呻吟,那鼓起的最后一丝力气,被这一击,驱的干干净净。  「这个不行哦,姐姐,现在姐姐已经是我的东西了。」  信澄笑着的重新将信乃的手腕缠起来,托着信乃的腰,将她的屁股翘了起来。  微微的将信乃的臀瓣掰开,勃起的坚硬肉棒,对着那如同是初开花朵那样的菊穴,发起了一个致命的冲锋。  伴随着信乃发出了一声凄惨的悲鸣,信澄的肉棒突破了括约肌,直插到了信乃菊穴的深处。  巨大的疼痛从菊穴处蔓延开来,如同是电流那样的在信乃的身体中流窜,然后在信乃的大脑中汇众,宛如是那滔滔不绝的倒灌海水,凶猛的冲击着信乃的大脑。  「姐姐的菊穴,也好舒服哦,干起来也小穴还要紧的菊穴,没有那么多的湿润,这种干燥的感觉,肏的别有一番风味呢。」  「呜呜……呜……呜呜呜!!!」  信乃的悲鸣并没有可以激起信澄心中哪怕一丁点的怜悯,反而只是在无限的激起信澄施虐的快感。  随着菊穴的疼痛一点一点的增加,信乃眼前的黑色也慢慢的加重了起来,然后信乃在信澄的肉棒下,昏了过去。  信澄抚摸着信乃苍白的脸颊,「姐姐,你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」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14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